猫窝私语 — Makumo's Blog

玛酷猫的温馨小窝,记录生活点点滴滴。

@玛酷猫11年前

01/16
16:44
心情点滴

大雪纷纷落地 疑是皇家瑞气

早上起来外面已是银妆素裹,前一天还在下雨,今天已经变成鹅毛大雪,下雪的感觉真好,除了有点冷。个人还是很喜欢下雪天的,看着雪花纷纷扬扬,展现着各自优美的舞姿从天空缓缓舞下,装点着大地,把窗外的一切全都裹上冬天的气息。不由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打油诗。

说起来这是2008年的第一场雪,居然下的这么大,看来今年有个好兆头。

附上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虽然是6年前的下 ^^!

[audio:http://jssz.jsedu.net.cn/files/music/2002年的第一场雪.mp3]

大雪纷纷落地 疑是皇家瑞气

@玛酷猫11年前

01/10
21:29
游戏人生 他山之石

轩辕剑编年史

       上古神话时代:盘古以盘古斧开天辟地。众神以昆仑仙境中的造物仙鼎进行造世工程。女娲造人,并以造物仙鼎为原型制造了缩略版——炼妖壶。伏羲以太一之轮决定天下万物的生克规律(类同于先天八卦)。众神升天,昆仑仙境自人间消失。神农氏尝百草,并以神农鼎敖炼仙药。为了救活病亡之爱女白玉,伏羲取出伏羲琴,而女娲制造出女娲石,以伏羲所研究出的“天女白玉轮”救活女儿。昆仑镜自昆仑天宫(以昆仑镜的说明推测,此昆仑天宫应该就是指昆仑仙境)失踪。崆峒印出现(按照说明是上古时期,不妨认为这是预示着此后的五方天帝并立)。路西法(撒旦)堕天,赛特前世也随着一起叛乱,并设计反曼陀罗阵。西方魔界入侵中原,中华诸神布下九天结界。

       五方天帝并立时代:炎黄之争,氐人族逃避战火来到东海,盘古赐予其水中生活的能力。蚩尤与黄帝天女约战涿鹿,蚩尤败,天神之剑断,天女进行修复,名之为轩辕剑。黄帝以东皇钟创造山海界,将炎帝麾下诸侯以及追随他的异种异族(含部分氐人)放逐其中。饕餮被昊天帝以伏魔古镜封印于雍州伏魔山。因天女的关系,人界异变,故黄帝不得已又将天女放逐于山海界。被流放于山海界的天女,又被青龙圣者分为灵魄身三者封印。因为天女失去回天界的能力,天帝震怒,遂决定联手恶神(巴蛇)和妖魔消灭人类。轩辕剑壹故事开始。何然(燕赤霞)结识杨坤硕(宁采臣),在凤凰塔救出江如红(小倩),打败火凤凰。轩辕剑壹故事结束。轩辕剑贰故事开始。何杨江三人结伴而行,遇到了古月圣和壶中仙。打倒了恶神巴蛇之后,按照壶中仙的意思将炼妖壶放入昆仑仙境中的造物仙鼎。但这时女娲出现,告知壶中仙的真实意图——将世界收入炼妖壶。最后何然,杨坤硕,古月圣以及江如红挫败了壶中仙的阴谋,壶中仙的头颅被轩辕剑封印于炼妖壶的鬼神之塔(同时,应该也是仙狐村初建之期)。轩辕剑贰故事结束。

公元前25世纪之前:柒与撒旦沟通,发明黑火。之后柒被封印于金茧,前一代文明古国蜀国也黑火暴走的缘故消失于历史中。

公元前25世纪至20世纪左右:前一代文明的遗民领袖蚕从王重新建立蜀国,留下严禁解除柒的封印的命令。

公元前12世纪左右,山海界中,天女之灵替代衰弱的初代青龙圣者维持天女封印。

公元前11世纪左右(周朝建国):姜太公在太一之轮上留下了“周克商”的生克(由于太一殿千年一开,时间上有冲突,怀疑是以类似五岳阵的方法进行)。之后将夏后祭器封印在各个奇异的空间中,其中特别以昆仑镜在西王母所居昆仑界设下结界防止外人获得白虎之琥。蜀国内乱,黑火巨人神像被送至刚刚建立起的周王朝,且被周公旦下令铸为九鼎。

Read More →

轩辕剑编年史

@玛酷猫11年前

01/9
18:30
建站日志

猫窝私语域名调整

之前www.makumo.com的域名本来打算做个动漫文学站的,域名一直指向另一空间,不过一直找不到好的建站程序,再加上不是很空闲,动漫文学站一直没建立起来,只是简简单单放了几个页面,正好那个空间要到期了,也不准备续费了,把域名转过来了。以后慢慢达理我的小窝。先除除草,一段时间没来,有杂草丛生了……

猫窝私语域名调整

@玛酷猫12年前

12/24
20:32
心情点滴

又一年平安夜,又一年新年

又是一年平安夜,天气依旧是那么寒冷,可惜少了些雪花的点缀。依旧是孤独一人,呆在屋子里喝着茶水,看着无聊的电视剧。转眼就是一年了,平安夜许个心愿,希望08年北京奥运会顺利召开,顺便沾沾福气,08年工作爱情双丰收^^!

又一年平安夜,又一年新年

@玛酷猫12年前

12/13
10:50
游戏人生

跑团&TRPG

无意中看到了跑团这个词汇,一头雾水,搜索下才知道。怎么说也是个比较喜欢DND,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汗颜呀!网上摘录一些,后付两段视频,引用土豆网的:    

  TRPG(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的英文缩写),俗称跑团,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网络游戏,甚至和大多数我们平常所见的棋牌类游戏都有所不同。
  比较“传统”的玩法大致如此:
  几个朋友相约来到某个清静或者不清静的场所,带着一大堆食物和饮料,每个人还拿着几张写满数字符号的纸片,其中一个可能胳膊底下夹着几本又厚又重的书,说不定还有人带着精致的小人偶和方格纸。
  大家围着桌子坐下,其中一个主持人——我们一般称为DM(注1)、GM(注2)或者ST(注3)——开始讲述一个离奇的故事,一段湮没的传说,开头可能是这样:
  最近这十多年来,每年夏至前后,就会有个地精部落到边境的小城“橡木镇”兜售一个包治百病的金苹果。买主如果企图用果核自行栽培果苗,过不了几个月小树就会不翼而飞。也许是地精部落为垄断资源而派人把果苗偷走了?为了解开这个谜底,镇长私下里请了几个冒险者探访此事。现在你们经过一番跋涉,来到这个曾经辉煌过的破落小镇,你们有什么打算?
  雄才大略的法老王阿蒙霍特普三世在尘世中掀起风暴,横扫西纳半岛。他的继任者阿蒙霍特普四世则在精神领域中掀起另一场风暴,宣布过去一直敬奉着的诸神皆不存在,独尊Aton神,迁都阿玛尔纳,大造新的神庙。然好景不长,阿蒙霍特普四世老年丧子,9岁幼子图坦卡吞即位。旧神的祭司们趁机大肆反扑,少年法老被迫迁回原都,改名图坦卡蒙,并宣布诸神回归,法老的地位一落千丈。十年转瞬即逝,现年十九岁的图坦卡蒙亲政在即,破坏与仇恨的暴风丝毫没有平息的迹象,前任法老所留下的几名贴身侍卫对此不禁忧心忡忡。
  雾都伦敦的夜幕下,昏暗的街灯映照着鬼影憧憧,云鬟玉鬓丰乳肥臀,月色下进行着肮脏的肉体交易。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苍白的手臂,冰冷的刀锋,绝望的眼神和惨不忍睹的尸体——“剃刀杰克”走出恶梦在现实中游荡,下一个受害者是谁?受命破案的警察,四处钻营的记者,渴望成名的私家侦探,满心恐惧惶惶不可终日的妓女,虽是几个互不相识的人,冥冥中命运的丝线却已经缠绕在同一把剃刀上。生还是死不再是问题,快快逃命才是上策! Read More →

跑团&TRPG

@玛酷猫12年前

11/26
12:29
心情点滴

日无所思,夜有所梦。

最近睡眠很烂,天天晚上被梦困扰着,虽说不是什么噩梦。每每梦见曾经一起生活、学习的人,梦中总是美好的,醒来后总有一丝的伤感和失落,很久都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过得可好。或许正如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一书所说:“梦是一种受压抑的愿望经过变形的满足”。

午睡去了,补补精神……

日无所思,夜有所梦。

@玛酷猫12年前

11/25
21:12
魔兽世界

祖阿曼BOSS1的一点体会

周末公会去参观+开荒祖阿曼,攻略写的过于简略,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比较好的战位打法。战士抗熊形态,熊T抗人形态,这个和攻略相反,一般情况下,通卡拉赞的队伍,战士的装备要好于熊T的,而BOSS的主要伤害再熊形态,如果熊T高闪高血可以按照攻略来打,那样人形态治疗压力很小,回蓝也充分些。治疗分站两边的台子上,避免同时被沉默,有可能的话最好带一个暗牧,暗牧的回蓝还是有些帮助的。我们队伍再卡拉赞打完后去的,时间比较晚,队伍精神状态比较差,整体DPS弱了点,几次都是因为战斗时间过长、治疗蓝尽而失败。下周争取打掉BOSS1。

PS:转首歌,朋友发给我的,一起欣赏

月亮之上——薪水版

我在遥望,市场之上,
有多少东西在自由的上涨,
昨天已忘,掏干了钱囊,
和你重逢在借钱的路上,
手头越来越紧,只能回想,
有钱的日子,像在天堂,
呕也,呕也,呕也。

谁在呼唤,工资快涨,
昂贵的猪肉像白云在飘荡,
东边借钱,西边还账,
一摞摞的钞票,送到了银行,
在工资没涨的沧桑中,
致富的路在何方?
再紧紧裤带,来碗面汤!
呕也,呕也,呕也!

祖阿曼BOSS1的一点体会

@玛酷猫12年前

11/20
11:26
魔兽世界

祖阿曼副本开荒攻略完整版[转]

纳洛拉克

血量: 170W 入门BOSS 难度与馆长接近

特性: 可嘲讽 双形态:人 熊

打穿T4套的战士不疼

挥击2目标.2T注意吃.

技能:

人形态:

割碎:流血伤害提高100%

冲锋:随机目标 打板的1500左右 打布的3500左右

熊形态:

划破: DOT 1735 伤害 持续18秒 2秒1跳

撕肉 :DOT 2335 持续5秒 1秒一跳

范围沉默: 1235到1365物理伤害 附带 2秒沉默效果 对远程使用

Read More →

祖阿曼副本开荒攻略完整版[转]

@玛酷猫12年前

11/5
19:22
动漫

Darker than BLACK-黑之契约者

BONES的原创TV动画《Darker than BLACK-黑之契约者》,于2007年初春重磅登场。动画剧情围绕着超能力和间谍活动展开,故事的舞台定于喧嚣繁华的都市——东京。某日东京突然出现了异现象——不能解析的领域 “地狱门”。在那里,有着人们从未遇见过并持有着超能力的来访者。人们称这些来放者为“契约者”,他们有的失去心智,有时甚至会残酷地杀害人类,“契约者”来到东京到底意欲何为……?

  BONES此次力邀大友克洋的弟子,曾参与过众多优秀作品如:《兽兵卫忍风贴》、《新世纪福音战士》、《COWBOY BEBOP 天国之扉》、《狼雨》等制作的冈村天斋老师领衔动画原案的工作。另外还邀请到曾担任废弃公主人设和作画监督的小森高博先生来担当《黑之契约者》的角色设计和总作画监督之职。《Darker than BLACK-黑之契约者》是BONES继其另一部原创TV动画《天保异闻 妖奇士》的又一神来之笔。由江户时代转到时尚气息浓郁的东京都,到底有什么新奇的故事等着我们呢……

黑:收到“组织”的命令而来执行任务的“契约者”。为了达成任务,总是能保持冷静。平时作为中国留学生“李舜生”的身份,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

银:作为黑的同伴,支援着黑。为人有点盲目。在契约者当中,被称为“DOLL”,没有任何的情感。

黄:作为契约者与“组织”间的联络人,同时也负责监视他们。随时随地关注着契约者们身上的“憎恶感情”。

黑猫:也是契约者之一,负责收集小队的情报。由于其个人能力的关系,在化身成猫的过程中,失去了原来的肉体。现在通过无限LAN连接SERVER来弥补大脑的不足之处。

STAFF
原案: BONES·冈村天斋
监督:冈村天斋
角色原案:岩原裕二
角色设计·总作画监督:小森高博
美术设计:冈田有章/佐藤正浩/田口荣司
美术监督:青井 孝
色彩设计:水田信子
设计WORKS:柳濑敬之
动画制作:BONES

Darker than BLACK-黑之契约者

@玛酷猫12年前

10/29
16:10
心情点滴

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

周末把CSI第7季看完了,贯穿了整个季的微型模型杀手Natalie终于出现在观众面前。而这首个就是最后疯了的Natalie一直念叨的,也是她父亲在Cloe死后一直念叨的。搜索了一下,它是1909的一首歌,名字叫做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似乎欧美国家许多女孩小时候妈妈都将之作为童谣念给她们听。歌讲述的是关于一个商店里的洋娃娃突然开口说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于是就被送到医院去了,医生也无能为力,只好把洋娃娃身上的线都拆了下来,但他们却不知如何安装回去,娃娃就这样哀嚎着死去了……

纵观CSI:LV篇的7季,感觉第7季是最好的,首先就是这个MCSK(微缩模型连环杀手)穿插于整季戏,使得整部科学严谨的故事变得悬念重重,每一次罪行,都令观众有一种“耳目一新、叹为观止”的感觉。成为继“米兰达”和“蓝漆杀手”之后又一经典SK(serial killer)。

再就是剧中加入不少诙谐以及黑色幽默的成分。比如第10集中倒霉的Max一系列巧合误杀了自己的妻子以及邻居,在抛尸中又陷入被未干的混凝土中;第20集实验室人员分析MCSK以及全身生化服的Robbins和Gil追杀验尸房里的一只老鼠;第21集中happy先后被注射蛇毒、贝类过敏、被箭攻击、被猛击头部、最后引椅子损坏而坠入泳池死亡,死因不断的被发现接着被否定,嫌疑人随着不断的更改。相对于之前陈述式的故事发展,有了很大的变化。中途剧集中又出现一位新的鉴证人员面孔,力图融入到这个原本非常融洽、和谐和努力上进的团队中,但其结果又以一个非常出乎观众意料、但却早有情节铺垫和线索暗示的结局收场,虽令观众扼腕,却又入情合理。最后一集又设下了伏笔,让人期待着下一季的播出,好在现在已经在播了。

据说第8季中CSI:LV回和CSI:NY的人员协助办理一个案子,看来要找时间把CSI:NY共4季找来补习一下了。据说还有CSI:M,不过貌似反响不是很好,有时间也找来看看。这几季就够看好久的了。

最后附上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的歌词,歌比较难找,以后找到了也一起附上。

 

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
 
w. Henry Edward Warner m. Herman Avery Wade
 
A little bisque doll and a little rag doll
And a dolly imported from France
Were sitting one day on the shelf of the store
With a doll that could wind up and dance;
 
When all of a sudden the shopkeeper heard
A scream that rang out thro’ the store,
And this was the plaint of the little bisque doll
That made such an awful uproar;
 
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
That’s what’s the matter with me;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my little inside,
I’m just as sick as can be.
 
Don’t let me faint, someone get me a fan,
Someone else run for the medicine man,
Ev’ryone hurry as fast as you can,
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
 
They took her away in a hospital van
And the whole town was filled with the blues,
For ev’ryone thought it was quite an odd thing,
And the papers all printed the news;
 
The surgeons looked wise and they all shook their heads
And asked her just where she was sick;
“I think it’s ‘appendisawdust’,” she exclaimed,
“And won’t you please do something quick ”
I’ve got a pain…
 
Oh, sad was the day for the little bisque doll,
For they cut all her stitches away,
And looked for the seat of the terrible ache;
“‘Twas a delicate task,” they all say,
 
For none of the surgeons had ever before
Performed on a dolly’s inside,
They tried to restuff her but didn’t know how,
And this was her wail as she died;
I’ve got a pain…

I’ve Got A Pain In My Sawdust